琥珀亚博千炮捕鱼网为您提供意千重呕心创作的穿越亚博千炮捕鱼世婚最新章节
琥珀亚博千炮捕鱼网
琥珀亚博千炮捕鱼网 亚博千炮捕鱼 亚博体育下载官网 yabo亚博体育 校园亚博千炮捕鱼 经典名着 同人亚博千炮捕鱼 短篇文学 言情亚博千炮捕鱼 架空亚博千炮捕鱼 军事亚博千炮捕鱼 乡村亚博千炮捕鱼 官场亚博千炮捕鱼
亚博千炮捕鱼排行榜 玄幻亚博千炮捕鱼 科幻亚博千炮捕鱼 都市亚博千炮捕鱼 耽美亚博千炮捕鱼 历史亚博千炮捕鱼 网游亚博千炮捕鱼 武侠亚博千炮捕鱼 总裁亚博千炮捕鱼 仙侠亚博千炮捕鱼 竞技亚博千炮捕鱼 推理亚博千炮捕鱼 综合其它
好看的亚博千炮捕鱼 重返乐园 山村老师 上门女婿 爱与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红颜 渔港春夜 一品乱谭 留守村庄 乡村祸害 热门亚博千炮捕鱼 全本亚博千炮捕鱼
琥珀亚博千炮捕鱼网 > 亚博千炮捕鱼 > 世婚? 作者:意千重 书号:27576? 时间:2017-6-29? 字数:3596?
上一章   第291章 将雨    下一章 ( → )
  第291章 将雨

  打滚求粉红…

  ——*——*——

  他听人言。林谨容注意到陆缄今与她说的好几句话都是以他听人言开头的,就不知他是谁言。虽则他对这事儿上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平里他多是安抚她,并不主动提及此事,今却是为何频频提及?

  林谨容笑了笑,缓缓道:“行这次回家,听人说的事情可真够多的。”

  陆缄的睫颤了颤,轻轻弯了弯角,好一歇方道:“这段日子以来家里总在催,你也受了不少委屈。我闲来无事,就打听了一下,若是…能起作用,也是好的。”

  林谨容不动声地看着他:“你真体贴。”

  “你是我子。”陆缄半垂着眼,慢地收拾着桌上的书纸笔墨。

  林谨容不知该怎么回答他这句话,索不答。屋里一时安静之极。

  “回去罢。”陆缄站起身来,一口吹灭了灯烛。屋里顿时黑暗下来,伸手不见五指。林谨容站着不敢动,静候眼睛适应光线,怪道:“好歹也留一盏灯照照路。”

  话音未落,就被陆缄紧紧搂入怀中,他箍得她生疼,几乎要把她肺里面的空气都给挤出来。他的动作烈,却是半点声息都没有,林谨容惊慌失措,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黑暗里疯狂地响“行…”

  她的声音被他没在舌间。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不能呼吸,只能死死拽着他的肩膀,几要昏厥,推了两次推不开,便狠狠一口咬在他的上,一股铁腥味儿在舌间弥漫开来,陆缄却是丝毫不理,只将她越搂越紧,她使劲地咬,铁腥味儿越来越浓。

  林谨容索不动,由得他去,陆缄却放开了她。

  窗外灯笼晃动,透进一点微光,照得屋里影影绰绰,林谨容缓过气来,抬眼去看陆缄,陆缄面对着她站在那里,半垂着头,一动不动。她直觉出了什么事,却不想再问他了,只扶着一旁的椅子坐了下去,就这样吧,是怎样就怎样,一刀给个痛快,反正前生那种日子她过够了,现在也够累的。

  陆缄在那里站了很久,仿佛打算这样一直站下去,林谨容清了清嗓子,整整衣服往外走,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自然些:“我要走了,如果你还要看书就把灯点起来吧。这样站着做什么?”

  陆缄一把扯住她的手腕:“我有话要同你说。”他的声音沙哑,还带着些不易察觉的颤抖:“你让我有话要问你,要同你明说,不要藏在心里。”

  “是。”林谨容看不清陆缄的神色,但她感受得出他在拼命控制情绪,他很愤怒,她忍不住就往后面退了两步,觉着陆缄攥得她的手腕火辣辣的疼,心里死死揪成一团,竟然仿佛是有些害怕。

  “前些日子,陆绍给了我一个匣子。里面是一份药渣和一张方子…他告诉我说,凭着这些,能够找出你的病,免了长辈相之苦。”陆缄一字一顿“我本不想看,奈何我不想你终,也想和你有个自己的孩子。我忍不住,所以我看了。”

  林谨容不停地咽口水,顾不得去想那药渣药方怎会落到陆绍手里,她脑子里只想着,此时她该反戈一击,彻底否认,把所有的事情全推到陆绍身上去,又再问陆缄,一堆药渣,一张方子能说明什么?他是傻了吧?可是那些话堵在喉咙里,就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当初水老先生给你看病,开了方子,那方子我记得纯,而这张方子与那方子几乎一样,只比那方子多了几味药。”陆缄了一口气,好半天才又接着道:“我以为其中有蹊跷,又以为,大概这方子比水老先生给的更好,对你更有作用,毕竟你吃了水老先生那么多药也没有起作用。我不信他,却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我拿了这方子和药渣去寻人相看,多数人看不出来,却有好几个比较有名的都问我,家里是否有人服用丹药,要解毒…”

  林谨容沉默不语。

  陆缄笑了起来,声音却是抖得不行:“我就说,真是奇怪了,你明明是身体不好,需要调养,陆绍怎会给我这样一张方子呢,他没有安好心啊。你说,是不是,阿容?”

  林谨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鼻腔里挤出一个微不可闻的“嗯”来。

  陆缄长长出了一口气,声音提高了些,也要稍微正常了一点:“你想不想看那药方和药渣?看他又想干什么坏事?”

  他虽然没有把后面的事详细说给她听,但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二十天,他既敢这样和她说,敢这样问她,那必然是早就把经过事由都摸得差不多了的,说不定就连清州都跑了一趟。他先时只怕也是想忍的,就是之前他与她说那些话,谈什么*房期的时候,他只怕都还想忍过去,可现在,他约莫是再忍不下去了。

  这样也好,林谨容死死咬着,她疯狂地想问陆缄,她想看又如何?不想看又如何?看了如何,不看又如何?他就是什么都知道了又如何?她就是恨他,就是恨他,就是不想和他过下去,她就是不想和他生孩子,她就是不想要他的孩子,又如何?

  “阿容,你在抖。”陆缄拿起她的手来放在他的脸上,他的脸冰凉“你不要气,我们不上当。”

  他说林谨容在抖,林谨容分明也感觉到他在抖。他的声音语气与其说是在商量询问,不如说是在欺哄害怕掩盖,还带着愤怒伤心。

  林谨容想说的话就没说出来,喉咙仿佛被突然堵住了,嘴和舌头越发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那些萦绕在她脑子里,一直幻想有朝一能痛痛快快对着他说出来的话,此刻竟一句都说不出来。她忍不住地想,就算是这个孩子生下来,侥幸没有夭折,那么等到她死的那一天呢?她能不能活着躲过去?如果她能活着,这个孩子也还好,如若她死了,这个孩子怎么办才好?所以,她是对的。这个孩子不能生的。

  她的眼睛又酸又涩,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滴大大的泪珠就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泪水顺着进口腔里,又咸又涩。她想说点什么,总归只是沉默。

  陆缄沉重地了一口气,把她的手从他的脸上拿开,松开她的手,转身走到窗边,背对她而立。

  林谨容坐回到椅子上,好半天才收了眼泪,让情绪平静下来。她就着窗外那一点点光影,走到桌边,摸索着去寻火石,准备点灯。

  陆缄听见声响,回过头来看着她,涩声道:“不要点了,阿容,这件事你怎么看?”

  林谨容停在桌前,她知道他在等她一句话,等她告诉他,她没有服用什么丹药之类的东西,或者不想说,不想解释也行,和他说句让他安心的话。他在给她机会,他在等她开口。

  可是,凭什么她的人生一直都要掌控在他们这些人的手里?前生她活着就似死了,今生她想过好日子却也还得仰仗着他,一直都是他给,或者不给她机会,凭什么?人是理智的动物,但更多时候,人是情绪动物。林谨容被一种竭斯底里的情绪所控制着,她不能发出来,却也不肯软下来。她便只是冷笑:“真是防不胜防。狼窝虎也不过如此。”

  陆缄一怔,再不说话,只沉默地看着她。

  一阵狂风从窗口吹进来,外面的梅林沙沙作响,空气里多了几分意。听雪阁里不但没有因此凉爽下来,反而更加的沉滞闷热。

  林谨容以为,她会和陆缄一直这样站下去,互不相让地僵持到深夜,甚至于是天亮。她不让步,他也不让步。

  这个时候,樱桃在楼下喊了一声:“,约莫要下雨了,要走了么?”又嘀咕了一声:“灯怎么灭了?”

  林谨容没有说话,陆缄却出了声:“要走了,打灯笼上来。”

  “嗳”楼梯上响起“咚咚”的脚步声,灯光从楼梯口传来,越来越亮。林谨容紧张地出帕子,使劲在脸上擦了两下,又理了理衣裾裙角。

  陆缄看了她一眼,转身先走了下去。

  林谨容听到他在楼梯上与樱桃低声说话,不想下去让樱桃看出自己的异样,便又站了片刻才提步往前,才走了两步,就见陆缄独自提了灯笼上来,也不说话,就在楼梯口等着。

  林谨容垂着眼从他面前走过去,缓缓下了楼梯,她下了好几级楼梯,方才听得背后脚步声响。

  樱桃和双全却已经不在楼下了,林谨容猜着约莫是给陆缄打发走了,却也不想与他一同回去。她此刻最不想面对的人就是他。她提起裙子,大步走下如意垛,才刚走了没两步,就被陆缄从后面一把扯住了袖子。

  又是一阵风起,吹得林谨容脸沙土,她将袖子举起来盖住脸,嘶声道:“你其实想怎样?”

  ——*——*——*——

  今天上班啦。所以三更很难,只能保证二更。继续向大家求粉红票。双倍期间是最划算的,如果大家手里有保底粉红,并且愿意投给小意的,请不要手软吧,呵呵…谢谢o(n_n)o~
上一章   世婚   下一章 ( → )
誓不为庶上善若书食色满园三国神医烧火丫鬟喜洋舍我妻谁我和大清有个我非枭雄风流奸商零陵飘香
琥珀亚博千炮捕鱼网提供《世婚》的最新章节和大量的VIP章节,意千重呕心创作的穿越亚博千炮捕鱼《世婚》最新章节第291章将雨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本站阅读清爽无弹窗,若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安排核实及删除!世婚最佳的阅读体验就在琥珀亚博千炮捕鱼网。